這幾天總在深夜中冷醒,不知道是不是生理期間造成的現象,得多多觀察。自阿嬤過世後,夢到阿嬤兩次。

其實,我很懼怕死亡。即使歷經三位至親的死亡,還是怕。

每個人從出生起就是走向死亡的路上,唯有死亡讓我們在平等的線上。

記得大弟在加護病房獨自嚥下最後一口氣,阿公在恩主公醫院、阿嬤在照護中心,從生到死,大弟歷時5天,阿公歷時9個月,阿嬤17天。阿公生前有交代遺產分配及喪事事宜,大弟跟阿嬤沒有,大弟在沒有預料的狀態下,壯年離世,令人措手不及,留下的震撼彈把我們炸成深深的遺憾及悲傷。

每次回舊家探望阿嬤,要回家時,阿嬤總會說,這麼早就要回家啦!怎麼不待久一點,要不要留下來呢?看著她滿眼的期待,我總是硬生生地說,明天還要上班!或明天有事情啦!我有空就會回來!!然後,握著阿嬤渾厚的大手,跟她說再見。第一次的夢境跟這差不多。

場景來到喪禮過後,小叔說阿嬤目前人在醫院治療中,大家有空可以去看她,可是喪禮中躺在棺木中的人是誰呢 ? 從夢中醒來。這次第二次。

也許,理智上了解人終有一死,但情感上某種程度還是無法接受親愛的家人就此逝去 ~

只要生命沒有結束,這輩子我一定會記得他們在我生命中曾留下的美好回憶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fly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