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/01/28(農曆初四)晚上八點十五分,阿嬤闔上了眼。結束了這17天的折磨~圓滿了此生,享壽九十五。

最後的這十七天,阿嬤演奏著我們這些子孫聽不懂的生命終結之曲。在此,跟阿嬤說聲

『對不起 ,請原諒我,謝謝您,我愛您,阿嬤~要緊跟著諸佛菩薩們到極樂淨土喔!!』

1/12(日)一早電話響起,很怕聽到一早或半夜的電話聲響,多半不是好事,10幾年是大弟的過世通知,這次是阿嬤跌倒,母親用高八度的聲音回應著看護,小叔叫了救護車送到亞東醫院急診,後來又送回家。奶奶痛到只能躺在床上~勉強地喝水、吃藥、喝營養奶。

1/13(一)~1/14(二)奶奶只能躺臥在床上,稍一動就痛得唉唉叫。無法進食,只喝營養乳。1/14 下午奶奶拒絕進食和吃藥。看護著急地打電話求救,小姑回去把奶奶整個人扶起來半身坐著,才勉強喝了點營養乳和藥。1/14 下午跟父親到恩主公替奶奶回診拿藥,也詢問骨科醫生意見,骨科醫生從雲端網路只看到亞東的醫囑,卻看不到X光片。因此他叫我們隔天早上把奶奶帶回醫院門診並重拍X光。奶奶無法起身坐著,只能躺著,只能自費叫教護車。醫生說晚上不要讓奶奶吃、喝任何食物。

1/15(三)一早救護車抵達,奶奶明顯已無力氣,救護車送達醫院,恩主公急診室剛好有床可暫時出借,拍了X光,父親、小叔跟醫生討論是否開刀?而我跟奶奶還有看護待在電梯口等待(病床門診進不去)。因為醫生剛好下午有刀,決定下午開刀,一切都很突然,我們在電梯口等待病房到12點多,奶奶此時已陷入半昏迷狀態。有了病房後,醫院看護開始幫奶奶換上開刀服,翻動之時,奶奶痛到唉唉叫。病房組人員似乎也搞不清楚狀況,好像我們的來到很突然,來了一個護理師詢問奶奶平時用藥狀況,還有腸胃狀況(問要不要自費打保胃針,避免開刀時,病人太緊張,胃出血...)也請我們把奶奶的藥帶過來(之後拿過來,醫院根本沒看><)。接著裝導尿管、安排抽血、心電圖、再拍X光(開刀定位),麻醉諮詢等。下午三點多,奶奶進入開刀房,大約五點多,送到加護病房觀察。加護病房的護理師又重複問了一次奶奶的病史、用藥。這點我實在很疑惑,醫院系統難道都沒連線嗎?一樣的事一直重複問,待我們進去看奶奶時,奶奶剛甦醒過來,嘴巴插了呼吸管,手被綁起來,奶奶不停地扭動,流著眼淚看著我們,血壓、心跳不停飆高,機器狂叫,讓人感到驚慌,但護理師們老神在在,請我們先出去,推來一台X光機,拍了肺部狀況,晚上再看到奶奶時,氣管已拔除,但換上了呼吸罩。 

1/16(四)奶奶繼續在加護病房帶著呼吸罩且被裝上了鼻胃管(?),下午來看奶奶,護理師叫我們買蒸蛋試著餵看看,但奶奶無法吞嚥。這也是我不理解的地方,因為轉到一般病房後,護理師說餵食要經過復健跟訓練,不能亂餵,怕嗆到引發肺炎。X的,是怎樣,怎麼同一家醫院的護理師說的話不一樣?還有病房跟加護病房好像是不同單位,不是同一家醫院嗎?資訊沒上系統嗎?針對我們的提問,病房護理師竟回『不知道~這要去問加護病房』。Oh...My God...
 
1/17(五)下午轉一般病房。奶奶還是帶著氧氣罩,晚上倒抽鼻胃管發現顏色是咖啡色,護士有拿去檢驗,晚上聽看護阿蒂說,變成黑色的,護士還有醫生到病床前看阿嬤,最後投藥處理。
 
1/18(六)~1/19(日) 奶奶臂膀上綁上了生命徵象監測器(監測血含氧、血壓),氧氣罩繼續帶著。
 
1/20(一)下午可起身坐輪椅,但尿道卻感染了需投抗生素治療。
 
1/21(二)白天奶奶可以坐在輪椅上。有嘗試拔除導尿管,但奶奶無法排尿,又裝回去。晚上護士每隔二小時就來抽痰。一整個晚上,奶奶幾乎無法休息。
 
1/22(三)下午辦出院到照護中心,坐在輪椅上的奶奶沒甚麼氣力,垂著頭,但眼睛睜大著看著四周,感覺得出來,離開醫院她很開心,偶爾還會擠出笑容,但到了晚上去照護中心探望奶奶時,已呈現沒氣力,還可以感覺到一絲的絕望和無助~離去前,照護中心的院長,跟我說了,要有心理準備。。。
 
1/23(四)~1/28(二)晚上,奶奶在照護中心要承受一天四次抽痰的巨大痛苦與恐懼。每抽一次,彷彿離死亡又進了一步。或許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。永遠都不用受折磨了。
 
在照護中心這段日子,剛好看到兩次中心的護理師幫奶奶抽痰,奶奶整個人縮成一團,雙手用力緊握,雙腳蜷縮,頭不停地掙扎,嘴巴被撐開放入一個長約15公分的導引管(避免牙齒咬到舌頭,讓管子進入氣管),然後該死的抽吸管不停地在鼻孔、喉嚨間抽吸,老實說,那時我真的好想揍護理師跟工作人員(即使我知道她們也不願意),我心裡想著奶奶為什麼要受這樣的折磨呢?這根本不是人要被對待的方式。。。
 
奶奶除了被放置鼻胃管外,還有導尿管,每天抽四次該死的痰(據我所知),抽到最後除了痰還有大量的血絲,奶奶根本無法說話,喉嚨應該痛到無法發出聲來,只能簡單地吐出些許氣音,我真的很氣自己,沒有替奶奶挺身而出,而是讓她默默接受這一切愚蠢的治療,畢竟治療並沒有讓奶奶明顯好轉,而是愈來愈差~~~而我們仍愚昧地以為醫療可以讓奶奶恢復健康。
 
最後一天1/28(二),聽看護說下午兩點多又抽痰,奶奶已氣弱游絲,待我到達時,阿嬤嘴巴含著厚厚的紗布,詢問後得知奶奶下排門牙將上牙齦咬出個大洞來,流了不少血,這大概是奶奶最後無言的抗議吧!!!氣息也更加短促,臉色逐漸轉青!!而我這不孝的子孫仍不懂奶奶的心,聽了院長的話,暫時離開,最後時刻,沒人陪伴在她身邊!!!!接到父親電話,奶奶走了。。走了。。是的,一個人在毫無溫度的空間中走了~~心很痛,卻哭不出來!!!
 
細細回想這一切,奶奶一直很努力地撐著!!在她可以的狀況下,偶爾還擠出笑容來讓我們開心。但她每天承受的巨大痛苦,是我們無法理解的(鼻胃管的異物感、抽痰的折磨(鼻、口潰瘍流血)、傷口的痛、莫名的束縛(因為要阻止自拔鼻胃管、抽痰時手比較好控制)),想起那天奶奶左手不停地緊握著我,彷彿在跟我道別,右手則虛弱地舉起來摸著我的衣服,嘴巴念念有詞,當她右手摸向鼻子時,以為她要拔管子,但她只是要摸摸鼻子,因為鼻子癢啊!左手摸摸頭,只是頭皮癢,天啊!!那其它時間呢?如果她身上哪邊在癢,或有蟲子、蚊子爬到身上往她身上叮呢?這若不是酷刑,那甚麼才是酷刑?我不懂,現在的醫療怎會是這樣,我們不是講求孝道的社會嗎?
 
一堆老者被綁著手、腳,被裝上鼻胃管、尿管、呼吸器,好像很正常似的。照護中心床上躺著的老人們,求生不能、求死不能,難道這不是生者對他們最大的懲罰嗎?讓長輩這樣的活著,是孝順嗎?時間到,餵食,時間到,翻身,時間到,換尿布,時間到,抽痰,時間到,洗澡。其他時間呢?有意識的,醒來看天花板,然後呢?繼續,時間到 。。。。。
 
如果,早點知道這是生命的終章~~或許長輩就不用受這些苦了,而是在安全、溫暖、熟悉的環境中慢慢睡去。
 
或許可以安慰自己,奶奶只受了十幾天的苦~但問題是,換做我們自身呢?想受這樣的折磨嗎?
 
趁著有自主意識前一定要去預立醫療決定書,畢竟無效的醫療只是徒增痛苦罷了。
 
可參考台北市聯合醫院的說明。
 
希望未來的醫療,可以站在人道的角度多思考一些多做一點,而我們自身觀念也要提升,對於死亡不該視為禁忌而不去談不去瞭解,逃避並不代表不會死,只有面對、想好下一步,當家人或自己遇到時,才不會驚慌失措,也許該放手時就放手,才能生死兩安啊!!
 
 
 
 
 
 
 

    fly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